故事会·文摘版2019年3月第3期-期刊
当前位置:期刊 > 故事会·文摘版 2019年3月第3期

故事会·文摘版 (2019年3月第3期)

刊期:月刊

文摘版从最新报刊、书籍、网络上选取展现都市人生活、奋斗、亲情和事业的作品,兼具值得一读的海外、历史、名人及科普故事,作品风格阳光、新颖、易读、信息量丰富,不仅是一本现代都市的故事读本,也是青年学生了解社会、拓展见识、提高文字素养的最佳选择。

关注公众号或下
载APP到手机阅读

温暖的灯光

她是一个一头黄毛,穿破洞牛仔裤,自命不凡的学渣。尽管白天在学校里天不怕地不怕地胡混,但每晚放学回家,漆黑的楼道里她却害怕得要命。那时她刚搬家转学,住进一幢老式楼房,晚上家家关门闭户,没有一点光亮,一个人空旷的脚步声显得特别恐怖。一次晚自习放学,她战战兢兢走上二楼,黑灯瞎火的,突然与一个人撞在一起,她害怕得大叫起来。门刚好这时打开了,明亮的灯光从室内照射出来,原来他也刚刚从外面回来。他和她是同班同学...

替我偷试卷的后排男生

看不起乡下人的小黄九岁那年,一辆卡车载着我家全部家当,开进一个狭窄老旧的家属院。一个看着和我一般大的男孩坐在门房门口,抱着半边西瓜,踩着拖鞋,腿像劈叉一样伸得老开,大声问 :“哪来的?过来登记。”我爸带着几分逗弄小孩的笑 :“荆州的,晓得不?三国里‘关羽大意失荆州’的那个荆州。”他点点头 :“哦,乡下的。”这时,一个中年女人走出来,从后面扇那小子的脑袋,手臂挥得气势十足,落下倒轻飘飘的。嘴里嚷 :...

那些年,被我“欺负”过的同桌

《最好的我们》热播时,网上掀起一个话题——你和你同桌做过的最暧昧的事。显然,这个话题勾起了不少人的兴趣 : “全班都以为我们在谈恋爱。” “而我已经分不清你是友情还是错过的爱情。” “有次站起来把课桌带翻了,他惊恐地望着我说 :‘不……不过了?’” “暧昧?过线一巴掌。” 我对着手机不自觉地笑了,脑海里闪现一张张熟悉又模糊的面孔。 与我“手拉手”的 W小学四年级,同桌是很调皮的W,我和他的关系不好...

哑巴司机的字牌

哑巴天生就不能讲话,从小到大没说过一句话,前几年在市残联办了残疾人证。哑巴常年带着一支笔和一个本子,遇到需要说话的时候,就在本子上写下流利的字句,虔诚地捧到人家跟前,一手楷书流畅俊秀,看过的人都忍不住赞叹一句。在市残联的关心下,哑巴开上了出租车,每天出车前,先把自己全身上下洗刷干净,再用抹布把全车里外洗刷干净,连夹带在轮胎凹槽里的小泥巴,也会用竹签一小沓一小沓地剔出来。哑巴很感激这份工作,夏天穿长...

我在肯德基做晚打烊

一2003 年夏天,我在肯德基得到一份兼职,做了晚打烊。那天晚上,一个女人领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走了进来。我瞄了一眼挂钟,十点五十五分。我跟同事脏辫撇着嘴对视了一眼。“哇!还没有关门啊,小志!我就说吧!”女人满眼惊喜地对小男孩说。小男孩紧紧拉着女人的裙子,露出一个怯生生的笑。如果在平常,我跟脏辫一定会对他们说 :“对不起,我们要打烊了。”但是这对母子让我们很难开口。女人三十来岁的样子,容貌甜美,好...

不做无谓的抵抗

我一边在 iPad 上刷《如懿传》,一边寻思 :我坐拥一众电子宠物,犹如左拥右抱佳丽三千的皇帝。据说这些智能产品用久了都会有灵性,说不定还会争风吃醋搞宫斗 :倘若太过偏爱 iPad,手机恐怕会不高兴,要发神经闹罢工。这不是危言耸听,我的手机 Siri 就很皮,没少胡乱解读圣意,给不该联系的人错拨电话 :比如前几天,我前脚给长官电话请假说今天上不了班了,头疼腿疼肚子疼哪哪都疼 ;后脚把手机塞包里,间...

猪肠碌你吃过没

一大一新生自我介绍,柯义敏说 :“我来自广东阳江,太阳的阳,江海的江。”后面那个女生接着来,也好像诗朗诵地说 :“我来自黑龙江黑河,黑灯瞎火的黑,河东狮吼的河。”那就是卢梅。他去看中国地图,一路向北找黑河,北到和俄罗斯仅差 750 米,又一路往南找自己的阳江,落在南海边上渺渺一点,差不多跨了 30个纬度,比例尺估测 4000 多公里。“太远了。”卢梅说,从大一说到大四,真诚地替他着急,“你别对我太...

租房

当姑娘与男人合租话说我第一次租房,那一个单元中,不算客厅有四个房间,我与一个姑娘合租带阳台的主卧。另三间房,一个三十多岁未婚老博士,一个考研的胖男孩,另一个考研的瘦男孩。同住的女生对我基本表示满意,不过一周后她也提了几点要求,头等大事是希望我每次回屋后都把插销插上。为什么?她睁大眼睛,对我的疑惑表示惊诧 :不插门很危险!这房子里有三个男人呢!他们为什么会闯进来?新闻上报道过很多啊。我的天哪,不会的...

外卖小哥与他的江湖

算命先生我叫阿赐,年十有九。在我幼年的时候,曾有算命先生到过我们村里,村中众星捧月般纷纷将其请入家中。当然,当时我家并没有参与到这次大型活动中去,一则母亲信佛,平时丁点油都不进,二则家徒四壁。“他爹!听说村里来了个算命先生,你不打算去看看?”母亲闭目喊道,手中数着菩提。“人家都有个鸡鸭鱼肉的招待,咱们又有什么?”父亲说。家母手中的动作戛然而止:“一片真心够不够。”当我的父亲去请算命先生的时候,周围...

他乡容不下肉身?故乡安放不了灵魂?

@ 温丹红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或安居小城一隅,或选择背井离乡闯荡世界。如果说按部就班追求现世安稳是一种幸福,那么努力打拼让自己的人生更丰富充实、用虎虎生威的青春放手一搏去同世界交手博弈无疑是强者之选。北上广深大城市更具包容性和挑战性也更有机会拓宽自己的发展领域和外延。人生没有封顶的上限,井底之蛙只能看到头顶上的天空,见识过世界的精彩,遨游在外的无根异乡人只有站稳脚跟,才能体会到拼搏后酣畅...

打码头

【作者寄语】这两篇“旧事”,之所以流传,是以“传奇”当头的缘故。故事的讲法,因为“旧”,因为“传奇”,引人入胜。背景都是那过去的年代,手法上则都是极尽渲染,把力道积攒到最后,文末一抖包袱,让人恍然大悟。盐河入海口,原是一片一眼望不到边际的盐碱滩,海风吹来,白茫茫的盐硝,平地而起,如云似雾,狂奔乱舞,遮天蔽日。有位异乡来的商人,后人称他大盐东,偏偏看中了那片不毛之地。他满怀信心地领来大批穷汉子,在此...

威风

东家做盐的生意。东家不问盐的事。十里盐场,上百顷白花花的盐滩,全都是他的大管家陈三和他的三姨太掌管着。东家好赌,常到几十里外的镇上去赌。那里,有赌局,有戏院,还有东家常年买断的一套沿河、临街的青砖灰瓦的客房。赶上雨雪天,或不想回来时,东家就在那儿住下。平日里,东家回来在三姨太房里过夜,次日早晨,日上三竿才起床。那时间,伙计们早都下盐田去了,三姨太陪他吃个早饭,说几件她认为该说的事给东家听听。东家也...

点击加载更多
已无更多内容

品牌推荐

故事会·文摘版

使用微信扫码阅读

往期

爱读宝

微信公众号

特别提示:

使用机构提供的通用账号和密码 或所在机构下的个人读者证号登录